向阳诺晗

莫比乌斯环上的未完诗

※女福,像纯黑巧克力加花生酱馅的三明治粮食。

※因为爱,所以虐。PE前提。

※求长评,我知道我写的很急但我不知道怎么改好_(:з」∠)_

※要Sans而后行啊。↓



又是一年的年末,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怪物大使进行公开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从被Asgore任命为怪物大使的第三年至今,这已成为一项传统了。

人们在这一年的主要提问和一些被挑选出的问题都会在会议上有细致的回复。自然也少不了MTT的实况转播。

已经32岁的Frisk.Dreamurr依旧充满决心的登上了讲台,在一番场面话和公式化的关于新法案的发言之后,终于到了万众期待的提问时间。

“请问Frisk小姐,您和恋人相处的如何?可以向民众透露一下么?”

“当然,”她抿唇一笑“嗯…他相当的富有风‘’,和他相处实在是让人充满欢‘’。在我的工作遇到挫折或者陷入僵局的时候会用他的方式安慰和开导我,当然也有建议。我想无论是谁,都很难讨厌上他。”她稍微措了措词,“不,应该说,很难让人不喜欢他。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长长的睫毛低垂,淡淡的红晕攀上脸颊,有点紧张地玩弄着手指,而后再一次开了口——

“确切来说,”淡金色的眸微微显露,“他不是我的恋人了。”似乎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一片静寂。

“我们订婚了。”她向镜头展示了她的手,人群中有人开始欢呼。

这绝对是新年期间最“”炸的新闻!没有之一的那种!——MTT。

 

往来的宾客,鲜花和祝福,教堂的钟声回响,一对特殊的新人在伊波特山脚下的自由平原举行婚礼。

“在此,我愿以我的决心为誓,我将永远守护我面前所爱之人,他所在之处我必然在他身旁,在他迷茫困惑是成为他的明灯,永不离弃他。”手捧着蓝白玫瑰捧花的新娘在透过彩窗的阳光下圣洁如天使一般。

“同上,不过骨只有一颗愿意‘’着你的灵魂。”新郎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走过去,就像是怕把隔世的精灵惊飞一般。从一大簇捧花中挑出了一朵离他最近的白玫瑰,别在了她的胸前,将他的新娘揽入怀中。

Sans!我真不敢相信这种严肃场合还有冷笑话!”一旁的高个子伴郎很显然在生气新郎的态度,但恐怕没有几人能听见他的抱怨了,大家正忙着为新人喝彩撒花呢!哦!天哪!什么时候混进奶油的!?

幸福的时光总不会太久。毕竟,最终一切都会被岁月所吞噬,消化,再不复曾经的模样。

 

Frisk比怪物更确切的感受得到时间的流逝,她的爱人,她的父母,她的好友们还都是老样子。哦不,MK已经不穿条纹衫了,他去年成年的,但她呢?

她的手像她曾经拿着的那根树枝一样干枯了,头上的金棕短发亦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像窗外的雪一样白。庆幸的是,她还能看清周围的一切,能分辨出在玩蒙眼游戏的是谁——

“Sansy亲爱的,别闹了,好好陪我想想日记去哪了?”她四处翻找着它。

“Nope,Kiddo,别去想它了,我们一起躺一会,你需要休息,乖。”他拍了拍铺好的床铺示意她过来。

“可是日记…”蓝光闪过,微凉的骨手覆上了腰侧的软肉。

“咯吱咯吱咯吱!挠痒痒!”骷髅轻车熟路的挠起了Frisk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Sans...Sansy!快住手我睡就是了!不要再…不要再挠了哈哈哈…”他有多久没听见她的笑声了?

在讲完好几个故事后,终于听到了让人安心的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像往常一样,他轻抚她额前的碎发并附上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将怀中熟睡的的爱人轻轻放下,缓缓地用魔法为她盖上被子,悄悄的离开了。

楼下的客人焦急地等待着,见他出来纷纷向他围来,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不要弄出声音。

“好了各位,我们去陛下那里再说,现在我们都不希望打扰到她的美梦。不是么?”他指着身后刚刚离开的房间,房间门上有一颗闪烁的红心装饰。

 

看似轻松的茶会上,客人们纷纷到场。与以往不同的是,坐在发言位的人是出了名的“”骨头。

“如我所说,Frisk的记忆正在消失,我不知道这对人类来说会怎样,但对怪物来说…”他迟疑了一会,看到坐在主位的两位表情微变,“我们都知道的。”他没能说下去。

“她会么?”黄发的青年脱口而出。

但谁也没来解答他的疑问。


时间的齿轮从不为任何人停歇,无论是伟人,还是罪大恶极的家伙,却偏偏对怪物露出仁慈的笑脸。亦或说是为了让他们受尽苦难才让他们的生命变得如此漫长?

原本庆典的教堂奏起了哀乐,与这份悲伤气氛不符的,是冬日里难得的明媚阳光。水晶棺里的人儿满头白发,一脸幸福的笑着,就像是做了什么甜美的不想醒的梦一样。

她的确不会醒了,再也无人得见她那始终闪耀着决心的眼眸了。

她死在了今天的黎明。

她死在了挚爱的怀里。

“Sans,我知道我可能忘记了很多事,但我有一件还记得很清楚!”坚定的表情一如年少时的模样。

“是什么呢?Kiddo?”最后没有被忘记的人,只剩下Sans了。

“我发誓说过我永不离弃你对吧!”一脸孩子气的笑容映在眼前,像是等待嘉奖的小狗狗。

“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么Kiddo?”从那次会议后就一直在Frisk身边寸步不离的Sans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回答。

“所以Sans,如果我睡着了,没办法陪你玩…”微弱的红光在胸口闪烁,“就把我的灵魂…”小小的红心在胸口凝聚着。

“别这样Kiddo!把灵魂放回去!”Sans难得的严厉起来。

“不我要你拿着我的灵魂!直到我睡醒了再还我!这样我就能一直陪着你了!”相当霸道的发言和扑面而来的决心一齐Pia在了Sans的脸上。

Sans本想在Frisk睡熟后悄悄把灵魂放回去的…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但是这副躯体已经无法容纳任何灵魂了

那番话和手上温和顺从的灵魂成为了最后的留念。

至于那本日记?没人会打开它了,以后也不会了。

Frisk生前的大部分物件成为了博物馆的一部分。人们只有在看到怪物时才会想起曾经有位怪物大使。但怪物们会永远铭记她们的朋友,解放地底世界的天使。

“安息吧,吾之女Frisk.Dreamurr,愿你与光明相伴。感谢你为怪物们所做的一切,让我成为你的家人。”身躯庞大的怪物半跪在石碑前,摘下了他的王冠,像骑士一样,坚定有力地说着悼词。如果忽略那明显发颤的泣音,他的确很平静。

“嘿,小鬼,你还没成为我孩子的教母呢。Alphys没能来和你道别我就替她说了,她一直想找个机会谢谢你让我们当伴娘,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她把手中的相框立在旁边,里面是一张全家福,“去和死神跳舞去吧!小鬼头!”说完就飞快地走掉了,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眼角挂着的露珠,英雄是不会流泪的,不是么?

“我的孩子,这有你爱吃的奶油糖肉桂派,放心,我有分给gorey的。派有点烫,睡醒了再吃吧。”这温柔的声音带着哽咽,放下手中的派,而后转身拥抱另一个毛茸茸的大家伙,不再去看那冰冷又毫无生气的墓碑。

墓碑上刻着:和平而仁慈的拯救天使——Frisk.Dreamurr,飞回了天堂。

2003-2088


不知是人类变化的太快,还是怪物们笑得太久了。人类毫无预兆的撕毁了和平公约,为了传言中被怪物保护的“决心”,能让人改变世界的“决心”。

战争,又一次开始了。

和平与仁慈被贪婪吞噬,美好的日子顷刻间灰飞烟灭。一同灰飞烟灭的不只是建筑,还有无数分不清散不尽的尘埃。

死去的怪物不计其数,而在这个夏日的深夜,最后一位幸存者捧着至亲的身体,挚爱的灵魂,登上了荒芜的伊波特山,山下的平原早已面目全非。

无论怎样都会走向终结的话,那我们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用呢?”他倒在满是荒草的坟旁,质问着乌云遍布的夜空。

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他将手中的尘埃扬向空气,尘埃像雪镇的雪花一样轻飘飘的落回了他的身上。

决心。要是真的能改变世界…就让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吧。”他拿出了那颗闪烁的红色灵魂,放在了它原本应在的地方。幽暗的森林被点亮,也同样照亮了已经长满苔藓的墓碑。

“他在那儿!决心肯定在他手里!”人类的搜索小队就要毁掉最后的净土了。

但发生了什么?

远处的声音和背景相融,变得愈发透明。而后粉碎在他眼前,最后是一片虚无。

 

“Sans?Sans?Sans你在哪?”身穿蓝紫条纹毛衫的小姑娘急得要哭了,“不要玩捉迷藏了!”小小的啜泣声在山林中回响,再不去的话,洪水要决堤了。

她不是死在他的怀里了么?怎么会?…

噢,是啊,又重新开始了。

不过这回,是他按下的。

所有因战争而死去的,重聚在地底空无一人的夕阳下。

一次,又一次。

哭泣声打断了回想,当务之急是哄孩子,她就要哭成一个小花猫了。

“Sans!”孩子紧紧地攥着他的袖子,生怕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消失。

“Hey,放轻松Kiddo,我在这。”他举起另一只骨掌,摸摸小花猫的头,拭去她的泪水,等她平复情绪。

“Sans,如果我找不到你了呢?”她仰起头,等待着答复。

“Well,我们先往回走,其他人会着急的。一边走一边说,可以么?Kiddo?”骷髅握着孩子软软的小手,向山下柔和的光芒走去。

“你不会找不到的,Kiddo,我会一直在有‘睡’的地方等你的。”

“那要是我不见了呢?”孩子的疑问一个接一个。

“所有人都会去找你的。”骷髅歪过头,认真的回答着。

“那如果…”孩子思索着更难的问题,“我们都把彼此忘记了呢?”

“…”他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会,握紧了牵着她的手,“伊波特山会记得的。”

我也绝不会忘记你的,我的Kiddo。

你会在15年后向我告白,我们会在20年后结婚,我会为你讲73年的睡前故事,其中有13年是和Papy一起。然后你会睡在我的怀里,我们就又可以重新来过了。

没关系的,所有人都好好的,每天充满了幸福,空气中飘荡着欢笑。

与此相比,只是让自己成为曾经讨厌的家伙…

这种微小的代价…

又算得了什么呢?

晚安,直到曙光照亮清晨,我都会一直在这守护你的,我的Kiddo,做个好梦。

—————End——————

明明脑袋里想的挺好却根本写不出来真是...人生重来算了,失去决心_(:з」∠)_

细节方面的话,我是认为灵魂是由记忆情感组成的,所以当怪物开始失去记忆,意味着灵魂的衰败,接踵而至的就是死亡。怪物的成长轨迹是成年后不再变化直至后代的出生才开始衰老,在未成年时人类的十年等于他们的一年,衰老的话会和人类同步。

我尽力以科学的方式解释魔法...?

评论(10)
热度(45)

© 向阳诺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