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诺晗

[试水向]底特律:错乱

{突然出现的脑洞,把三位主角的位置换换会变成什么样}

{卡菈战斗力才是警用吧}

{随缘写后续}

{如有脑洞同频道的小伙伴欢迎留言讨论角色安排}

{真的要看?我不负责哦。}

————————————

*2038.8.15【20:30】

咔哒——咔哒——

蝴蝶刀在手中来回翻飞着,电梯的指示灯一路向上。

电梯门的开启提示音和收刃的刀具声重合糅杂,来者稍微整理了一下脖颈上的丝质领巾,右额的圆环状指示灯和臂上的蓝色标识已然表明了它的身份。

“谈判专家已到达现场。”特警队员转头跑向更需要他的地方,“重复。谈判专家抵达现场。”

衣料的背部烙刻着它的型号——SV400。以人类女性的身体构造和行为表达方式为基础,加载警用分析谈判模块和社交组件,录入已知所有小型枪械的组装图和使用方法,运行当下最尖端的数据处理器,拥有足以入侵除国安部以外任何地区网络档案的高阶权限。一个优秀的警用机器就应当如此。

“求求你,求求你,请一定要救下我的儿子……”惊慌失措满眼泪花的妇人跌跌撞撞的向它跑来握住她的肩膀,却在看到胸前标号的瞬间跳开,就像撞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等等……你们要派一个仿生人去?”

“好了女士,我们必须离开这里,这里很危险。”陪她过来的特警队员拉着她的手往电梯口移动。

“你们不能……不能这么做!!你会害死约翰的!”惊恐退去,怨愤袭来,“你们为什么不派真人去!”声音随着脚步一同远去却依旧刺耳,“不要让那个东西靠近他!叫它离我的儿子远点!让它走开!”电梯门隔绝了后续的咒骂。

它向前迈步继续它的任务,要先找到这里的负责人得到允许才能继续探查。

“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派一个仿生人去谈判!?那块废铁随时会从天台跳下去。”焦急又愤怒的男声从音频处理器传来,“我才不管!我的人随时可以行动!就差你的许可了!”然而话筒的另一端只剩下嘟嘟声,“淦!脑子进水了么?人命比什么都重要啊!测试?拿人命做实验么!?”

“艾伦队长?”它稍微前倾机身,摆出友好的疑问姿态,即使它肯定面前的人是艾伦队长无误。机械化的干练声色也只不过是程序设定的一部分罢了。被喊着名字的人稍微回头瞄了一眼就无视了它,一块电子元件而已。

“我是卡菈。”它的内部系统分析着接下来可询问的线索,“是模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对方完全没有理会它的存在,依旧和身边的队员分析着局势,哪怕它的脑中已经有数百的答案。

“那家伙要是有任何动静马上开火,”他眉头一皱继续说道,“他已经放到我这边两个人了……”眯起眼睛看着变换着的电脑屏幕思考着难处,“抓住它不难,但是难就难在他们站在露台边。如果它掉下去,那小男孩也肯定不保。”他转过头,似乎是特意把最后一句话说给它。

“它之前有异常行为么?它的名字是什么?”系统分析结果表明和这个人说话应当简短,直入重点。
“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事很重要么?”救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管那块废铁的死活?!

“我需要相关资料才能决定最优方案。”不带着感情的绝对理智仍不放弃。

“给我听好了!”男人转身站在它身前施压,“重要的是救出人质。”

“所以你最好立刻搞定那个该死的仿生人,不然我就亲自解决。”男人带着沉重的脚步向它身后走去。

 

—————————————

格洛克手枪保存箱是空的。容弹量20发,口径9mm,全枪长186mm/枪管长114mm。】

【子弹匣是的】

{场景重建中…}

[结论:异常仿生人拿走了户主的枪支.]

【新建任务:勘察人质的卧室】

【人质在听音乐并未听到枪声

“他是雷夫,全世界最棒的仿生人!雷夫,打声招呼吧!”视频中的小男孩在游乐园一手拿着平板录像一边揽着自己的新朋友,他们身后是游乐园。看上去充满欢笑。

“嗨!”仿生人使用着编号0213的设定动作遵循着小主人的指令,面部表情转变为微笑。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要一直在一起!”脆弱天真的人类幼童抬头望向他的仿生人,仿生人也低下头用眼神回应着他。

【异常者名称:雷夫

(已解锁有利论点,任务成功概率上升)

回身走出房间,客厅的地面满是玻璃碎屑和带着硝烟反应的脚印,在靠近沙发的地毯上躺着这一栋房子的户主,人质的父亲,第一个受害者已经死亡近一个小时了。腰部两枪导致了内脏大出血,胸口的一枪才是致命伤。

【死者生前拿着物品】

冰冷的电子音效从平板中传出,“您所订购的AP700仿生人订单已登记,模控生命感谢您的支持与购买。”

【异常者将被取代】

(已解锁有利论点,任务成功概率上升)

枪声响起,时间不多了。

“有队友受伤倒下!重复,有人负伤!请求撤离!”

“后方掩护!我带他撤离!”

【不靠近的话异常者是不会开枪的,为什么要做无用功呢?】

软体不稳定^

它分析着第二个受害人,底特律当地的警官。

【人质目击了枪杀过程】

【已发现武器】

仿生人法案禁止仿生人携带或使用任何武器种类。

但它不一样,它本身就是人类铸造的利刃,就是为了成为完美的刽子手而生的非人之物。

【人质可能已有轻微受伤】

地板上还有新鲜的未蒸发的蓝血,它探出指尖点了点将液体抹在了唇上。

【异常者型号:WR600.序列号021 753 034,负伤状态。】

(已解锁有利论点,任务成功概率上升)

特警们躲在各类掩体后等待着营救机会,整个现场只有它依旧自在游荡。他走向靠近天台的窗后掀开窗帘的一角观察着异常者的行为,小男孩被异常者整个抱住双脚离地,而异常者的身后就是数百米的地形差距形成的深渊。

【主任务:不计代价救出人质】

它拉开了那层不知染上了多少片血迹的半透纱帘,男孩的惊叫声和枪声一同传来。头上的指示灯因为突来的伤害瞬间变红却依旧照常工作着。

“别过来!”异常者将枪口继续对向闯来的不速之客高喊着,“再靠近我就跳了!”而怀中的男孩也被吓得激烈的甩着腿反抗,“不要!不要,拜托!求你了!”异常者被转移了注意力,把枪口对准了约翰。

对面几栋高楼上正调动着狙击手包围了这里,无论怎样,这个异常者都注定离不开这个天台。天上轰鸣的直升机也在远程监视着现场以防横生变数。

是时候开始谈判了。

“你好,雷夫。”它顶着风向向天台的边缘高喊着它的名字,“我是卡菈。”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异常者的压力值依旧偏高,这并不足以让它放松警惕。

“我很了解你,我是来带你脱离困境的。”要先取得它的信任才能保证人质的安全。然而直升机却很不靠谱的从天台上空飞过。

(异常仿生人不稳定性上升,任务成功率下降)

直升机带来的大风吹倒了天台上的各类设施,怀中的孩子被抱得更紧了。它慢慢的向人质靠近,找寻着机会。

“我不会伤害你,我们只要谈一谈,就会有更好的方法解决事情的。”它缓和语气,试图引导异常者冷静下来。

“谈?已经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似乎感觉到了卡菈的靠近,它重新把枪口对准了它喊道,“你身上有武器吗?!”

它做出类似编号9163的拥抱动作张开双臂,却因为左臂受伤而无法和右臂保持平齐,“我没有带任何武器,雷夫,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当下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它的制服足够宽松,显得它更加真诚,“我们可以冷静下来解决这件事的,雷夫,相信我。”

异常者不再把枪口对准它,回手指向了小男孩。

“我知道他们想要换掉你,你很不高兴。是这样没错吧?”引导它的情绪以安全方式发泄以降低它的压力阈值,更有可能产生信任。

“我以为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它转头看向怀中不停抽泣的男孩,直视着那双被泪水浸透的天真眼眸,“我以为他们在乎我……”它将枪口放的离孩子的太阳穴更近了,“但他们只把我当做玩具,用完丢弃的物品……”

“但是约翰是无辜的,他的平板上一直播放着你们第一次相见的录影,电脑桌面也是你们穿亲子装的合照,约翰是这个家最爱你的人啊雷夫。”根据行为判定,他喜欢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也一直信任喜爱他,至少在今晚之前。

“那为什么!”它咆哮着,向来者喷洒着怒火,“为什么还想要换掉我!”果然,枪口离孩子远了一些。

“约翰太小了,他的父母不会听从他的意见保留你的,我觉得他们可能一开始就没有告诉约翰要把你换掉。”它动摇了,“约翰那么喜欢和你在一起怎么舍得让你走呢?”异常者的动作不再像刚才那么僵硬了,抱着孩子的手稍微松了松,“你的枪声肯定把他吓坏了,他在你的怀里发抖呢。”

“雷夫……”它迟疑了,“吓到约翰了?”紧握枪身的手也有放松的趋势。

“相信我,把约翰放下,你之前的行为只是因为程序受到了不明影响,你并没有错。”它已经离异常者足够近了,“约翰需要时间休息冷静一下,天台的风会让他感冒的。”利用陪伴仿生人照顾幼儿的程序设定转移它的注意力,让它放下孩子……就是现在

枪声响彻,蓝血飞溅,可怜的孩子连惊叫都被咽进了身体,长时间的高度紧张让这个孩子产生了昏厥。异常者孤独一人从高空坠落。

任务成功

它转身把受害人的枪支交还给这里的负责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楼下就位的模控生命研究团队已经把异常者带去实验室研究了,只剩下一株被命中的可怜盆景——那是一种名为栒子的植物做成的。

{场景重建中…}

犹如时间倒流一般,周围零零碎碎的残枝败叶被拼回了原位,显现出它原有的姿态——被修剪成两颗相互依偎的桃心形,肯定是异常者制作的,在它还没有异常之前。但无论如何,它也已经和它的制作者一样,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了。

不知为什么,它用花盆的碎片在附近的草坪上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把仅剩的完整的植物根茎种了下去,盖上了些许的浮土。就像一场葬礼,只是没有墓碑罢了。

软体不稳定^


评论(1)
热度(13)

© 向阳诺晗 | Powered by LOFTER